7月31日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》


8月1日,國家醫保局副局長李滔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,國家醫保局將推動高值醫用耗材帶量采購


8月12日,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建議的公開答複中,國家醫保局釋放出醫用耗材一致性評價的信號


一場醫用耗材價格改革戰役打響。


中歐國際工商學院衛生管理與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評價,這場改革要“讓耗材發揮應該發揮的作用”,將改變醫用耗材的商業模式管理模式



公立醫院再曆“不眠夜”

6月15日,北京市近3700家醫療機構同步啓動醫耗聯動綜合改革。時隔兩年多,繼2017年4月北京實施醫藥分開綜合改革後,數千家醫院再次經曆“不眠夜”。


如今,醫耗聯動綜合改革落地已2個月。近日,在2019北京健康大會期間,北京市衛健委體制改革處處長李德娟表示,目前改革推進符合預期,醫療機構秩序井然,藥品和耗材正常供應。改革以來,全部監測單位門急診次均衛生材料費比去年同期整體降低5.7%


今年7月,浙江發布《浙江省省級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方案》,8月1日起,杭州市13家省級公立醫院正式實施改革。


據悉,改革將通過壓縮不必要的藥品和醫用耗材使用量、控制不必要的檢查檢驗等騰出空間,並按照改革後醫療服務項目提價增加收入部分的1.1倍確定各醫院承諾騰空間量。


這意味著醫院不能止步于控制“耗占比”,還要綜合調控,適當下調耗材、藥品相關支出。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設備處處長馮靖袆坦言,實施改革後,醫院管理部門壓力非常大。


抓住“牛鼻子”控制成本

“原來我們部門有耗材加成,是收益科室,現在成了成本部門,怎樣才能把成本降下來?”一位醫院設備處負責人的話,傳遞了醫院的共同困擾。


7月31日,《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》出台。考虑到高值医用耗材对安全性有严格要求、临床使用量大、价格相对较高、群众费用负担重,不少医院也选择從高值耗材下手,管控費用


“高值耗材是醫院管控重點,綜合性三甲醫院高值耗材費用占比很高,往往占耗材費用(總量)80%以上,把高值耗材管好了,就會達到預期的費用管控目標。”馮靖袆說。


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深切感受到耗材“控費”的壓力。該院物資供應處處長張鳳勤說,2018年醫院耗材費用占比爲46%,其中大部分是高值耗材。爲降低耗材成本,阜外醫院對全院所有耗材進行二次議價,通過高值耗材二次遴選增進國産品牌,推行“高值耗材智能庫房+智能櫃管理”規範耗材使用。北京醫耗聯動綜合改革啓動後,阜外醫院物耗占比降低了10%


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設備處處長許峰介紹說,北大三院對功能相同或相似的醫用耗材限定供應企業數量,每個臨床科室每專業一年最多可以申請4種新耗材,未通過醫院裝備管理委員會審核通過的品種,一年內不得再次申報


探索價格發現新機制

8月12日,國家醫保局發布的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6395號建議的答複釋放出耗材一致性評價的信號——下一步,國家衛生健康委將積極配合醫療、信息、衛生經濟、編碼、醫保、物價、招采、流通等相關機構,促進醫用耗材各環節管理的無縫銜接,並配合相關管理部門建立耗材一致性評價機構。    


然而,耗材一致性評價並非易事。馮靖袆表示,耗材一致性評價要從材料本身、産品可操作性和安全性入手,在臨床使用過程中結合産品特性發現評價關鍵點,需要醫工人員與臨床醫生加強協作配合。    


耗材一致性评价脚步渐近,耗材全国性采购改革也将来袭。国办印发的《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》明确,今年下半年起鼓勵醫療機構聯合開展高值耗材帶量采購談判。不久前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,李滔也表示,在借鉴前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经验基础上,国家医保局将结合高值医用耗材特点,研究制定相应的集中带量采购方案,推動高值醫用耗材帶量采購。    


在蔡江南看來,帶量采購目的不是單純降費,而是嘗試建立一種新的、更加透明的價格發現機制。帶量采購等創新做法不是顛覆原有體制,而是實現去中心化,提高醫療服務可及性、可負擔性和性價比。改革在以患者爲中心的前提下,尋求醫療服務生態鏈各相關方的利益平衡點,剝離附加在藥品和耗材上的非治療功能,回歸醫療服務本質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醫用耗材價格改革大幕拉開

文章詳情


来源:中国医药报 记者 落楠
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